不井

是光,是永升的希望

来一曲the point of no return (๑•̀ㅂ•́)و✧

毛球饲喂专员:

 @不丼    收礼了从山里跑出来诈尸也要还才是个理儿。粗糙的狂飙产物。感谢。收好。


【精灵宝钻】体无完肤(梅熊,在他身上留下痕迹吧)

注:应基友点梗而作,灵感是 这个九宫格


一、液体

水很凉,突然的刺激令皮肤上泛起了一层细细密密的颗粒,四肢因冰冷而不愿展开,芬巩在浴桶里抱膝坐下,从肌肤相接处汲取一些温暖。昏暗的夕阳透过窗户洒在水面上,暗沉沉的黄,像是揉皱了的羊皮纸。


丝丝缕缕的红褐色在水中像活物似的游走扩散,如同在纸面上逐渐显形的字迹。之前它们是干涸的,紧紧黏在他的皮肤上,再之前,它们流动在另一个精灵的体内。


芬巩抬起手用力搓了搓紧巴巴绷在小臂上的血污,像是剥离一块干枯的泥巴。快点,他想,得赶紧洗完,亲族们还在等着,虽然他们不曾催促,但眼下所有人都急需一个解释。


关于他之前的不告而别、数...

【精灵宝钻】因祸得福(梅熊,现代AU,一发完)

配对:Maedhros/Fingon

说明:特种兵AU


混乱归于寂静,爆炸带来的冲击还未完全消散,刺激的焦味混合着热浪涌入胸腔,叫人感到阵阵晕眩。


梅斯罗斯背靠一棵枯树坐在地上,脑海里的轰鸣正在逐渐消退。特种作战研究小队的队长此时狼狈极了,负伤不说,连搭载工具都毁了个彻底。其实他们原本已经顺利完成了任务,谁料在返回时突遭袭击,潜藏在附近的敌人发射火箭弹击中了他们乘坐的运输直升机尾部,迫不得已,他们弃机逃生,跳伞降落在这片荒无人烟的沙漠深处。


梅斯罗斯的右臂受了伤,虽然已经做过简单处理,但此时仍以一个扭曲的角度垂在身边,渗出的血液沿着衣袖滴进黄沙里,很快就被滚烫的...

【精灵宝钻】麻醉奇缘(梅熊,现代AU,一发完)

配对:Maedhros/Fingon

说明:现代AU,梗来自 此处


“快点,他要醒来了。”

“Findo会生气的,我们不该这么做。”

“好脾气的小熊先生才不会因为我们可爱的恶作剧而发火。嘘,安静。”

当意识的触手从黑甜乡里探出时,Fingon觉得自己好像漂浮在温暖的河流中,失重的身体被水面轻柔地托举着,尽管手脚有些不受控制,但是心里充溢着无穷的欢乐,整个人都暖洋洋的,舒缓自在,无忧无虑。

“……你还好吗?”模糊的声音从天际遥遥传来。

……从没感觉这么好过,Fingon幻想着自己露出了礼貌的微笑。不,稍等,他得先睁开眼看看是谁在说话。这可挺困难的,毕竟刚才那一觉睡得太...

【MF】热症(梅熊,一辆突发车)

配对:梅斯罗斯/芬巩

警告:一辆突发车

   

       梅斯罗斯察觉到有人推开门走了进来。

       脚步很轻,走得不快,但是目标明确,正朝向他躺着的床铺。能够不经过侍卫通传直接进入卧室的显然只有一人。 

 

  Findekano来了。什么时候?辛姆林事前并未收到一点风声。他的堂弟向来热衷于将突然造访作为惊喜,但那是之前了。

  

  自从芬巩继位后,他们之间的交流被迫局限于战事公务,这种令人懊丧的...

【梅熊】赤金之心(MF,FF,奇幻AU,一条大龙七个娃)

配对:梅熊,FF,后期会有三白和花泉。

说明:奇幻AU,大梅是黑暗法师,小熊是骑士,费费暂时是龙,芬熊是国王。


  ——楔子——

  

  这是一个传说与神祗并存的年代,一片魔法与战争共生的大陆。天赋异禀的法师驾驭着巨龙肆意横行,骁勇善战的骑士穿梭在疆场创造荣耀。  

  在贝尔兰大陆的西方伫立着名为希斯隆的王国,当前统治这片富庶之地的乃是睿智勇武的芬国昐,在其和其子的护卫下,帝国宛如一道铜墙铁壁,阻挡住了来自黑暗大敌的侵袭。

  祥和安乐的国度之外,便是危机四伏的凶险之地。  

  希斯隆的东北方有一片名为佛米诺斯的地域,候鸟不飞,百兽不入,据说在旷野深处盘踞着凶狠暴戾的火...

【宝钻】都是套路(当费诺被雷劈了之后,FF,MF,三五)

注:脑洞清奇!一个误把同人剧情当真的费诺试图扭转“现实”的故事!所有的OOC都是我的!


  -01-


  伟大的日子往往诞生于平凡之中。这是毫不显眼的一天,没有星辰陨落的预兆,也没有地动山摇的神迹,费诺戴着尖顶高耸、红羽飘扬的头盔站在山巅视察提里安城内新建的剧院,忽然就被雷劈了。


  字面意义上的被雷劈了。上一刻还晴空万里,下一秒便听得旱天雷轰隆隆滚过天际,一道闪电划破苍穹,气势如虹地击中了他。锐芒四射,响彻寰宇,双树光都随之黯淡。


  不晓得因为什么原因,兴许是托了头盔避雷针的福,遭遇雷亟的精灵依旧完好无损地伫立在原地,只是觉得头晕眼花,整个神识陷入了短暂的晕眩麻痹之...

星战背景下的梅熊帅炸裂!!!
我是谁我在哪儿我要做什么!!!
使光剑的大梅啊啊啊啊啊砍我!!!
拿着爆能枪的小熊简直朝我心头开了一枪!!!

哭着助跑起跳空中转体七百二十度扑过去挂在my饲养员身上!!!

毛球饲喂专员:

假期消遣

SW背景下MF【以及私设严重切勿认真比对】【还有这凌乱的色差我也么办法了】

 @不丼   生日快乐,my小毛球儿

【花泉】金花领主的直男困惑(欢乐恶搞,一发完)

  注:托老描述Glorfindel was tall and straight,于是恶搞了一下这个straight。


  自诩是冈多林官方打标直男领主的Glorfindel,不管走到哪里都是少女们追逐的对象。


  当然,他也一直以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良好做派而骄傲,惯来标榜自己是温柔对待各路淑女们的优雅骑士。


  可渐渐地,他发现女士们虽然依旧待他和蔼友好,却不再用充满钦慕憧憬的火热眼神看他了。


  怎么回事?Glorfindel很困惑,难道自己的魅力下降了?


  这可不妙。为了捍卫冈多林金牌直男单身汉的荣誉,他加倍努力地展示自己的迷人风度,却收效甚微。...

【MF】Come To Me

Fire runs through my body with the pain of loving you,
爱你之痛如熊熊烈焰炙透我的身体;

Pain runs through my body with the fires of my love for you.
爱你之焰如切肤之痛贯穿我的身体。

Pain like a boil about to burst with my love for you, consumed by fire with my love for you.
爱你如以火止沸。

I remember what you said to me. I am thinking...

【MF】溯行(又名小熊曼督斯一日游,又名怎样闪瞎梦君)

送给 @毛球饲喂专员 

采用精灵重生后,经过一段时间才会想起上一世记忆的设定。


  “……那是一间黑黢黢的屋子,巨大石门上雕刻着兽耳獠牙,面容可怖的守卫,据说乃是曼督斯座下一位迈雅的化身。无人知晓那屋子高几许,深几许,就像没人能说清楚等待之殿究竟有多大一样。精灵们只知道其中存放着什么:经由时间淬炼下来的,通过生命沉淀而得的,无可比拟的至宝……”


  “是什么?”躺在床上的年轻精灵睁着透亮澄澈的灰眼睛,迫不及待地发问。


  坐在床边的夫人拢了拢靛色披肩,眼里闪过转瞬即逝的黯淡光芒,她俯身轻抚儿子稚嫩的脸庞,缓缓开口:“记忆,我的孩子。那里存放着重生者的记忆

【梅熊】霸道总裁的BDSM纪实(Maedhros/Fingon,BDSM,PWP,完)

注:承接 @火绒草 的霸道总裁的约会纪实。梅斯罗斯因为不知名的原因重生在了人类的现代社会,并且失去了记忆。芬巩仍是精灵,离开维林诺来到现代中土寻找梅斯罗斯。毫无悬念,梅斯罗斯在现代的职业是霸道总裁(。

半年前发在sy的文,耽搁了这么久才写完。

建议先去看 @火绒草 写的一系列前文:霸道总裁的约会纪实 和 霸道总裁的约会日常

PWP慎入,慎入,慎入!

BDSM慎入,慎入,慎入!

————以下正文————

       现代社会对于一名精灵来说,充满各种各样...

【特工AU】夺命计划(Maedhros/Fingon)(01)

声明:一切都属于托尔金。

注意:特工AU,梅斯罗斯和芬巩隶属于不同的组织。

 

       梅斯罗斯推开连通天台和楼梯间的铁门,粗糙的嘎吱声挤压耳膜,他走上空旷废弃的平地,凛冽的寒风擦着裸露在外的肌肤,恨不得刮下一层皮来。梅斯罗斯漫不经心地在天台上绕着圈,瞥了一眼不远处大厦顶端的电子时钟。 

  “先生们,我赶时间。”红发男人呼出口气,耐心耗尽。

  四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从天台四周翻了上来,对视一眼,齐齐拔枪。

  耳边呼啸的风声变陡然变得急促。

  梅斯罗斯飞快闪身避到水箱后,掏枪反击,三颗子弹...

【宝钻】不速之客(Maedhros/Fingon,一发完)

声明:一切荣光都属于托尔金。


  天色尚早,雅瑞恩还未露出她光焰四射的炽烈面庞,蔼蔼雾气笼罩着初秋的辛姆林。此刻是一天之中极静的时候,肃穆冷峻的堡垒间只听到换防或者巡逻的戍卫队行走时金属铠甲碰撞摩擦产生的铿锵之声。矗立于山巅的赭石碉堡如同假寐的巨兽,静卧在一片铁灰色之中,蓄势待发。

  只是一个并无不同的清晨而已。

  然而梅斯罗斯却捕捉到了一阵窸窸窣窣的细微响动。尽管他的一部分意识还徘徊于梦之国度的边界,但是身为战士的机敏本能让他在异声冒出的第一时间就警觉了起来,头脑迅速摆脱了半梦半醒的蒙昧。他没有轻举妄动,继续装作入睡的模样,气息也不曾有一丝微量的变化。依托精灵过人的听力,将那奇...

【AU】暗流涌动(MF,安纳塔,凯勒布理鹏)

声明:一切荣耀都属于托尔金。

配图: @毛球饲喂专员 

目录: 俘获(一发完)冤家路窄(上)冤家路窄(下)一触即发(上)一触即发(下)

  长满雏菊和毛茛的碧绿草地上遍布着盛开的金莲花,清甜的香味不仅吸引了翩飞的蜂蝶,也招来了宫廷里最为宝贝的小王子。

  一个看起来约莫两岁左右的黑发孩童迈着蹒跚的步子在花丛里跑跳,玫瑰色丝绸包裹着幼儿特有的滚圆身体,远远看去只见一团鲜艳在花草里忽隐忽现。

  广阔花圃的南边是雄伟高耸的宫殿,正对着草坪的一扇窗户里恰是这个国家的统治者日理万机的书房。红发国王正在批阅一沓公文,书记官此时不在屋内,只有一位黑发青年陪着...

© 不井 / Powered by LOFTER